阿斋

突然很想念

最后走的最难过,他们没有骗人

看《闪灵少女》最后学民乐的学生为了赶在少儿音乐普及会表演结束人们即将散场拼命往会场奔跑时,弹幕有人在说“这么多人在为国乐奔跑”“曾经我们遗失的,正一点点的拾回来”眼泪突然就一下出来了。
澎湃新闻的那个影评真的是恶意满满,“片中的对民乐乐器的表现停留在凹造型的阶段,民乐VS西洋乐的battle桥段中,并没有令人信服地呈现出民乐的魅力,就颇为勉强地用演员表情判决‘民乐赢了’。”这是这个新闻中的原话,我重新返回电影看了一遍,电影场景到这里他们用野蜂飞舞这首歌,唢呐一出所有正在拉小提琴的音全被带跑跟着唢呐走了,这是地方特别明显,我去找了一段解释“唢呐男可以说是非常有心机的。首先唢呐声音因为其音色等其他特性,一出场就把其他乐器盖住了。但弹钢琴的王文仍然不服输,在给他打节拍。这时候唢呐开始耍第一个心机,开始变节奏,这时候钢琴的节拍就打不上了。于是只剩下唢呐solo。然后唢呐又开始耍第二个心机,转百鸟朝凤。这时候西乐方对视了一眼,准备这段结束后立马跟上一起百鸟朝凤,毕竟先中后西再继续西,这次再转中才算你来我往嘛。然而唢呐男一段结束,立马转回野蜂飞舞了,西乐队没反应过来,没接上,但民乐队却接上了,所以算输了一筹。
作者:观复”
就想问问澎湃新闻写这篇稿的人,因为不懂你就可以随便瞎说吗?别忘了你后面还带着新闻俩字啊
这部电影用某些很浮于表面的装饰和细节刻意扩大了一些标签强硬的贴在不同的群体上来扩大矛盾,这种情绪化的对比让我觉得很粗鲁很不能接受,但我差不多还是愿意去看第二遍,用弹幕里的一句话“我欠了导演一张电影票”

言许不足,太痛苦了【打滚打滚】.jpg

之前关注的一个画手,她的个人简介是“画一些喜欢的东西”,觉得能说出这句话的人很厉害,因为这是我一直想做却到现在都没有做到的事

刚看完一期一会,太甜了!!!想把所有的情话都说给许先生一个人听

我在一朵长得像小象的云下等你……

我妈要裁床单叫我去帮忙。我和我爸一人扯着床单的一边,我爸说 你再往东去去,我憋了半天一脸扭曲的跟他说 我哪知道东在哪啊,你直接说前后左右不行吗
然后我妈在一旁笑的停不下来,我爸特别嫌弃的把我撵走了

对我来说,这是对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很好的解释了

翻了几个转发时期较长的微博抽奖,中奖转发的人与抽奖微博之间的时间差为12个小时?!是像电视上那样所有用户名从第一个开始滚动然后随机按暂停的那种吗?要不哪天我也抽个奖试试……抽中的人有一次帮我结清花呗的机会〒_〒

很好,跟我同一组的人给我发了死亡预告,家里网又停了,但是我还没动笔,呵呵

明天导师让交论文进度可是我论文一个字都还没开始码,要不通宵吧……算了算了,想睡觉
真的是年纪大了,脸皮厚了,笔也拿不动了,连学位证都不想要了
可是我跟别的太太要了一个梗其中三分之一扩写,前前后后码了六千字昨天看了一遍太狗血,得了,又删除重新写,我是不是拖了快半个月了?
我还打算琢磨一下小教授那个饥饿游戏和环太平洋的脑洞,再拖下去就没想法了
哦,论文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比论文更可怕的是一个嘴碎叨叨的导师